注册用户 登录
彩草原 返回首页

好汉的个人空间 http://h.caicy.com/?2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从任盈盈购地说起

已有 3830 次阅读2014-2-9 00:47 |个人分类:杂谈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要推动土地改革,给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城乡二元结构必然被打破,农民的平等交换和分享公共资源的权利将得到极大增强。那么,在古代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又如何呢?

  电视剧《笑傲江湖》里有个情节,任我行死后,任盈盈继教主位,在恒山脚下购置良田三千亩,奉送无色庵,作为庵产。请注意“良田”二字,也就是说,它不是荒地或无主地,而是正常耕作的土地。于是问题出现了:一、明代允许土地买卖吗?二、任盈盈购地,算不算资本介入农村土地?三、失地后的农民将向何处去?

    明中叶后土地流转更为自由 

    中国以农立国,民以食为天,土地永远都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也是历代王朝最为看重的社会资源和基本的生产资料。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古代中国土地的所有权,在理论上属于帝王,由帝王来分封、赏赐、授予或收回,私人没有土地所有权,更不能随意买卖,所以《礼记》云“田里不鬻”。

    到了战国时期,这种古老禁制有所松动。据《韩非子》载,晋国赵襄子在中牟县选拔两个平民出任中大夫之官,于是当地农民也想走仕途,纷纷“弃其田耘,卖宅圃”。所谓“宅圃”,是指宅基地和自家周围的菜园子,这些可以买卖,耕种的大田还只能“弃”而不能卖。战国晚期,赵括曾用赵王所赐金帛,“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仅仅是贵族买进土地的个别情况。

    真正允许土地自由流转的,是横扫六合的秦始皇。《史记·秦始皇本纪》里说,始皇帝三十一年(公元前216年)下令“使黔首自实田”。“黔首”是秦代对百姓的称呼,“自实田”,是指废除以前由王给民“授田”的制度。秦始皇还表彰乌氏倮、寡妇清等大财主,“尊奖并兼之人”。

    实际上,无论秦汉还是隋唐,专制君主对土地的私有产权都是不完整的,一方面皇帝拥有全部的土地,另一方面地主和自耕农对各自手里的土地同样拥有合法产权,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双重复合式所有权格局。

    待至宋代,随着土地契约制度的完善,出现了绝卖、典卖、租佃等土地流转形式,土地私有产权才日渐明晰。明代则进一步明细化,特别是弘治年间的改革,朝廷开始出台相关律令保护私有土地产权及其合理流动。买卖禁制一放开,土地渐趋集中,江南经济较发达地区“有田者什一,为人佃者十九”。

    以此来看,任盈盈购置的良田三千亩,只要不是朝廷明令禁止流转的诸如皇庄、王庄、官庄、庄田以及屯田、牧田、籍田、营田、学田、赈田等地方公有土地,那就是合法的。从金庸先生的叙述里也可发现有买卖契约,不管是白契(私契)还是红契(官契),反正是双方所签订的有效文书凭证。

    任盈盈资本介入背后 

    或有官方助推

    这是我的一个推断,根据有两个。一是明代私有土地买卖受到严格的乡规乡例及永佃制的制约,在土地出让时,不能自由地选择买主或典主,亲属地邻往往有优先购买权,表现为由内而外、由上而下、由亲而疏的特点。二是朱熹提出的“族田(家族公田)不得典卖”的原则,在明代更被恪守不渝。

    谁能保证任盈盈所购的大块土地里没有“族田”?她又是如何在短时间内规避了乡规乡例?特别是永佃制这一关尤其难以逾越。什么叫“永佃制”?相当于如今的承包责任制,农民对土地没有所有权(田骨),但却有永远的耕种权(田皮),或称承包经营权。

    也就是说,任盈盈买这些土地,需要同时实现产权和耕种权的双重转移,工作量之大之难,是可以预知的,如果没有官方势力的帮助,恐怕难以做到。因此,很有可能是资本力量介入并和地方衙门利用国家机器对农民的土地进行无偿掠夺或通过不等价交换而实现的。这绝非危言耸听,任何一个吏治腐败、社会风气恶化的朝代,这种现象都会成为主流。

    令狐冲、任盈盈等人,据金庸先生的虚构,大约活跃于明正德、嘉靖年间,恰恰是这个王朝乱象频出的时期,土地强力兼并非常严重。如退休大学士徐阶一家就霸占民田多达二十四万亩,海瑞还专门为此与徐阶做了斗争。

    即便没有官府的介入,任盈盈的购地行为也难逃资本洗钱的嫌疑。毕竟黑木崖是个黑社会,资本来路不正,盈盈将魔教引入正道。那么,资本性质就必须想辙“脱黑”,其后的生存也得靠合法的资本运作才行。这也符合明代中后期土地集中的重要特征之一:商业资本在向土地转移。

    当时的情形是,巨额商业财富被用来大规模购买土地,富商们成为新的大地主。“富商巨贾,挟其重资,多买田地,或数十顷,或数百顷”,“苏徽大贾,招贩鱼盐,多置田宅,以长子孙”,安徽的大多数耕地“皆绅衿商贾之产”,扬州大盐商,既“腰缠万贯”,也“坐拥一县之田”,“安然衣食租税”,“上至绅富,下至委巷工贾胥吏之俦,赢十百金,莫不志在良田。”(陶熙《租覈·推原》)。我之前曾撰文介绍过沈万三的发家轨迹,兼并“良田”正是他致富的法宝之一,其尚且是元末明初之人,遑论百余年后了!

    官府衙门对土地的掠夺,商业资本对土地的兼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前者虽然算不上绝对主流,而后者的参与也确实活跃了农村土地交易市场,使土地产权流动大大加速。但是历代王朝更替,大多是由民间土地兼并、流民四起引发的。连区区驿卒李自成都知道利用“均田免赋”,让民歌之“迎闯王,不纳粮”,摧毁了明王朝,可见土地流转不当,对于整个社会的可怕影响。

    恒山脚下的农民 

    该往何处去?

    无色庵做了三千亩良田的地主,倒霉的只能是山脚下的三百多户农民兄弟了。他们也许得到了该得的产权及耕作权转让补偿,但自耕农、永佃户的身份失去了,朝廷的赋税、劳役却一样也没有少,他们以后怎么办?

    进城打工吗?农民工涌向城市,古代早已有之。前提是,他们能不能在城市生存并扎根,拥有稳定的就业和收入条件。明代工商业固然较为发达,用工也有一定的需求,但农民一没文化二没技能,进城务工谈何容易?

    再说明代的户籍制对百姓的从业与迁徙有着严格的限制,户口与国家义务(纳税服徭役)必须统一。你的籍贯在恒山脚下的某县,就得在当地“安居乐业”,完税并服劳役,不能随便搬家。你是军籍,就得世代从军;你是匠籍,才能从事手工业。分工明确,不得僭越。在明代官员的政绩观里,流民太多,可不是经济繁荣的表象,而是他们的耻辱。

    外出经商吗?倒是可以的。明代的民籍,允许或农或商,属于自负盈亏型,自己组织生产和经营活动。但明代自洪武皇帝开始就一直重农抑商,对民洗脑,农民焉敢随意放弃土地经营权(耕种权)而从商?且不说有无这方面的意识,即使有,资金呢?亏损风险如何规避?

    做佃户?或许是最后的出路。农民无法在城市生根,又无条件经商,最后只能回乡种地。历代朝廷对流民也是这么要求的,或遣返回原籍,分给土地让他们耕种,或干脆不给土地,任他们自生自灭,“有资本者买地典地,广劈山场;无资本者佃地租地,耕作谋生。”他们最终还得跟恒山无色庵倒签租地的契约,接受衙门和资本的双重盘剥,别无他途。

    幸运的是,恒山脚下的农民生活在明代,“良田”不会被用来盖楼修路建城市,他们混不下去时还可以回来继续租地耕种。如果他们生活在今天,任盈盈既然有实力大规模买地赠送无色庵,难道无色庵就没有实力跟土地要更多的钱?今天的资本一旦介入农村土地或地方政府推动的大规模土地流转之后,“良田”安在?农民土地经营权只要丧失,是很难再找回的。

    城市化进程也许不可逆转,农民土地经营权的流转也许不可逆转,但是如何保持农村社会的继续稳定有序,将是政府首先要考虑的大课题。以史为鉴,流民之弊昭昭,必须妥善对待“任盈盈们”的大规模征地,千万不能让农民兄弟退无可退变成“流民”。文/赵炎

    供图/小艾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用户

关闭

推荐阅读上一条 /8 下一条

您尚未登录,请登陆后浏览更精彩内容!
 注册用户
找回密码

小黑屋|手机版|彩草原 ( 苏ICP备16030354  

GMT+8, 2018-11-18 10:01 , Processed in 0.02392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2010 彩草原www.CaiCy.com) 版权所有
本站信息均为会员发表不代表彩草原(CaiCy)网立场,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如需帮助请联系管理员邮箱:1#caicy.com(把#号换成@)技术支持: 才思技术

返回顶部